Kirino搴

【修佳】而且你有我(名字瞎取的

关于换演员的小段子



神OOC


CP修佳

不喜误入




在舞台上大家结束了最后一首的歌曲,大千秋乐结束了,大家都知道接下来有些伙伴要离开,为了不留下遗憾今天大家真的是非常的努力,全部结束后大家聚在一起独独没看见谷佳树,鹫尾修斗有些疑惑找了人问谷佳树去哪了,有人和他说在全部拍摄结束后看见佳树往剧场外走去,可能是要回去了,可鹫尾修斗还是觉得哪里不太对,谷佳树不会什么都没跟自己说就先回去,到了休息室看了看果然谷佳树的东西都还在。

鹫尾修斗随手拿起他自己与谷佳树的东西就往外走,离开前还对大家说了句「我有事先走了阿,有空再约出来吧。」然后就往外走去。

鹫尾修斗在离剧场不远的小巷内发现谷佳树一个人低着头静静的站在那,看着对方露出有些无奈的笑容「谷やん。」

谷佳树听到熟悉的声音身体微微的颤了一下,抬头便看到鹫尾修斗拿着他的包与自己的包向自己走来。

「你不是还在剧场内吗?怎么跑出来了?他们没有拦你?」看着鹫尾修斗,谷佳树疑惑的说着,声音有些哑听得出是刚哭过的声音。

「哭了?刚刚不是说不会哭?」拉过对方直接将对方带到自己怀中,鹫尾修斗轻轻的摸着对方的头。

「我...修斗..」

「好好别说了,我在这不是吗?别担心哭吧。」随后就听到怀中的人那断断续续的哭声,鹫尾修斗知道的,这是谷佳树对月舞的不舍,舍不得离开这个大家庭,他又怎么不是呢?他也舍不得他离开,但没办法这已经是确定的实情了,现在只要让对方好好的哭过就好。

听着怀中的人静静的冷静下来后「饿了吗?我们去吃东西吧?」鹫尾修斗用双手捧起那刚哭过的脸,在吻去了眼角那没流下去的泪「想吃什么?」

看着对方一连串的动作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谷佳树脸上马上就刷了个红「你请客吗?」虽然害羞但还是不忘要坑对方一点。

「恩。我请客。」

「那我要去吃甜点!!!然后吃垮你!!」

看着谷佳树恢复原本的活力,但又听到对方要吃垮自己有些无奈「行阿,要是你办的道你可以试试看。」

「呵,这有什么难的??走吧!!」谷佳树拉起对方的手就往街上走去。

被拉着的鹫尾修斗看着对方的背影心道「就算大家没有一起了,但还是朋友的,而且你有我。」


再来一发
FB的兔兔贴图
小小的图了一下233333

FB的兔兔新贴图
超可爱的23333
然后就默默图了一下2333

【始隼】闹脾气(下)

重度OOC

各种副CP

始隼交往设定



等到两人回来时霜月隼已经先行回到房间休息了,大家看着泪走进来都围了过去。

「隼说昨天他要去探班时看到始牵一个女孩子,所以他就不敢靠过去,后来看着始带着那个女孩子去买东西逛了各种店,说自己都还没有跟始出门约会过。」

「女孩子?始昨天不是跟夜一起工作吗?怎么会有女孩子?」

弥生春说完后突然听到杯子掉落的声音,大家的视线全都转到弄掉东西的长月夜身上,夜干笑了两声有些尴尬的说「隼桑大概误会了.....」

「夜/夜桑?」长月夜看着大家疑惑的眼神无奈的开口

「昨天确实是我跟始桑一起工作,也没有什么女孩子.....隼桑看到的那个女孩子大概是我吧....」

「啊?」

「昨天导演突然要我换上女装,要拍摄约会的画面...所以应该是隼桑误会了。」

旁边突然传来正哀嚎,内容大概是『夜的女装为什么我没有看到! ! 』之类的,所以大家也没有怎么理会了,而文月海跟弥生春马上走向睦月始的房内跟睦月始解释状况。


睦月始知道实情后有些无奈,他知道霜月隼的个性,但想没想到这么会闹脾气,这下要怎么跟他解释合好?明天自己的没有工作而对方的工作是整天的下午四点后才会回来,那出门买点对方喜欢的东西晚上好好谈谈吧。


-----隔天-----

看大家该出门的都出门了,睦月始也准备起身出门买东西,同样在今天没有工作的皋月葵和长月夜看着睦月始起身就走到对方身旁。

「始桑要出门吗?」

「我们也可以一起吗?」

看着两个孩子实在不好拒绝,于是三人便一起出门了,刚好也可以问问他们除了买哈根X斯外还有没有其他选择。

三个人讨论的结果是可以自己手做,葵跟夜两人愿意帮忙睦月始,夜觉得隼桑会闹脾气有一半的原因也是因为自己,所以自己应该帮忙始桑,至于要做什么讨论的结果是蓝莓塔,既然决定了三人就动身快速的去买了材料变回寮开始制作,经过了一个忙入的下午蓝莓塔完成了就等当事人回来了,而葵和夜就开始只做晚餐了。


吃完晚餐后霜月隼直接回了房间,见状睦月始到冰箱内取出东西并跟上到了对方的房门前,敲了敲门便开门直接进入。

「隼。」看着霜月隼坐在沙发上喝着红茶,便将东西放到他面前,看着隼静静的也不说话只好自己先开。

「隼你误会了,那天.....」睦月始做到隼身旁慢慢的解释,他知道霜月隼有再听他说只是没有回话而已,解释完后他抬头看向对方,霜月隼一直没有开口只是静静的,然后突然的扑向睦月始,好险睦月始反应的快随机接住他。

「hajime...」

「嗯?」

「对不起。」霜月隼的声音有些哽咽似乎快哭了「对不起,我不应该闹脾气...」

睦月始摸了摸霜月隼的头安慰着对方并表示自己并不介意,别在有下次就好。

「不过隼。」

「嗯?」

「被你莫名的冷若的一天你该怎么赔偿我呢?」抱着霜月隼的那双手慢慢地往腰部以下移动着

「等等!我我!!」

「嗯?」睦月始只接对方抱起往床的方向走去

「等等!!hajime东西还没吃!!」

「明天早上起来再吃吧,现在先陪陪我吧。」将隼放到床上直接堵上对方的嘴不让他在发出任何声音了



隔天早上大家看着睦月始从霜月隼的房间出来就知道一定是和好了,文月海暗自庆幸今天霜月隼并没有工作,总之和好了就好。


【始隼】闹脾气(上)

重度OOC

各种副CP

始隼交往设定



「L_O_V_E_ kai!! LOVE!!」霜月隼一大早醒来就奔向文月海大喊了这句

大家看着这个画面卯月新喷出了口中的草莓牛奶一旁的皋月葵无奈的拿起抹布清理前方的那摊草莓牛奶,师走驱被正在吃的面包噎到,如月恋虽然冲击也很大但还是先递水给自家搭档,水无月泪淡淡的看着坐在自己身旁吓到呆住的神无月郁,一旁的长月夜压住自己的惊讶伸手拉住想冲过去逼问霜月隼今天吃错什么药的叶月阳,而睦月始折断了手上的木筷。

「隼?没事吧?平常不都一大早就hajimeLOVE吗?」为了避免文月海向那双筷子一样牺牲弥生春开口询问了霜月隼,毕竟被抱住的文月海根本还没回神。

「有吗?我本来就是海的忠实粉丝啊!等等还要出门去买限量的海周边呢!!」霜月隼双手圈着文月海的脖子看着弥生春回答问题。

「隼。」睦月始吃完早餐起身走到霜月隼身旁单手将他拉起。

「诶?等等!?hajime等等还有工作!!」霜月隼就这么的被拉到了睦月始的房间

「.....我们该去看看吗....?」看着两人走远后弥生春有些担心的问着

------睦月始房门外------

「怎么办有点安静阿,等等隼有工作?」弥生春拉着文月海的手有些担心的看着眼前的门

「恩,而且时间快到了,必须想办法把人带出来。」文月海拉着弥生春的手正准备要去敲门时门突然打开了,霜月隼从门内走出,走出后还可以看到后面坐在床上低着头的睦月始。

「海?春?怎么了?该工作了走吧,不然大又要生气了。」霜月隼看着前方的文月海,伸手把海拉了就走准备去工作,被拉走的海跟春打了暗号看着春点了点头就安心的被拉走了。

「始,你跟隼什么情况?」弥生春走进睦月始的房间站到对方前方。

睦月始抬头看着弥生春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清楚,只是霜月隼的怪不是今天早上开始的,昨天他和夜刚结束工作回到寮内就没看到那个平常会等他回来的人,看着长月夜回去休息后睦月始便起身到霜月隼的房内要看看状况,怎么知道门居然锁上了,想了想也许是对方也累了早些休息了,所以就回自己房间了,之后的状况就是刚刚那个样子。

「和夜一起的工作?只有这个?」听了听昨日的装况并没有什么不对的,就是觉得自己搭档居然少见的跟年中的孩子一起工作了,见睦月始点了点头弥生春也没多说什么,看了看时间是该出门工作了。

「始,时间差不多了该出门了,海那边也会帮忙问问的,我们先出门吧。」看着睦月始离开床拿了东西准备出门弥生春也顺势跟上了,看了看前面充满黑气的人只求文月海能问出什么来。



到工作地点的路上霜月隼都没有说话这让坐在他旁边的文月海非常的不自在。

「隼,你跟始怎么了?」文月海在心里做了许多的准备后开口询问对方。

「嗯?没有怎么了阿,海怎么这么问呢?」霜月隼转过头微笑的看着文月海。

看着这个微笑文月海知道是问不出来了,便拿出手机跟弥生春会报,得知对方那边的状况觉得头有点疼,但总不能让霜月隼一直这个状况,虽然安静点很好,思考了一下既然他问不出什么,那不然换个人去问问看?可是有谁适合?在思考的过程听到后方的年少在聊天内容似乎也是在担心反常的霜月隼,那不然让孩子们去问问看吧?说不定可以问出什么?想到这个文月海马上通知了弥生春,跟弥生春讨论了一下决定让水无月泪去询问霜月隼。


工作结束后文月海拉着水无月泪解释了一下情况。

「泪也不想看到隼一直不开心吧?」见水无月泪点头后跟对方解释了一下等等的任务。


晚上大家吃完晚餐后霜月隼准备回房间时被水无月泪叫住了,说是想出门买布丁要隼陪他就拉着隼出门了。



买完布丁后大小魔王两人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泪吃着布丁不经意的开口问。

「隼跟始怎么了吗?今天始明明都在的阿。」泪抬头要看隼时突然落入一个怀抱,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抱着他的人,肩膀上似乎有些湿湿的。


【海隼】爸爸生气了!

小学生文笔

OOC

短文

真的很短

海隼交往设定,微始隼、春隼



一颗白色的脑袋在黑组公众区域的沙发上晃啊晃的。

「隼,你的红茶。」文月海将刚泡好的红茶放到赖在沙发上的霜月隼前方的桌上。

「恩~果然还是海泡的红茶好闻。」霜月隼从沙发上坐起开心的拿起桌上的红茶优雅的喝着。

「是是,你喜欢就好,所以难得的放假你居然没有躺在床上睡觉出现在这里什么情况?这里可是黑组的公众区域啊...」海手中拿着两杯咖啡,将其中一杯咖啡递给在一旁无奈看着的弥生春后坐到春旁边的椅子上。

「哼哼当然是等我们伟大的国王大人回来啊!」霜月胸挺起胸膛理直气壮的说着「而且是春告诉我,这个时间hajime差不多要回来了!」

就在霜月隼完这句话楼下就传出脚步声,过没多久睦月始就走到公众区域的门前了。

「隼为什么你会在这里?」睦月始第一眼看到的是霜月隼面对着他大力挥手的画面,于是他转个视线,发现了两位参谋正无奈的看着这样的霜月隼,他摇了摇头闭上眼走到隼身旁的位子坐下后看着海起身走到厨房帮他到了杯咖啡。

「hajime给。」

「谢谢。」始接过海递过来的咖啡,在看着海走回春身旁的位子坐下两个人似乎在聊些什么。

「hajime!hajime!工作辛苦了!」隼整个人攀到始身上了。

看着这样的霜月隼,睦月始觉得文月海真的是一个宽宏大量的人,然而此时另一边在聊天的两位参谋。

「海,这个状况不去阻止吗?」春看着攀在始身上的隼,在望向海。

「.....」

可只见海无声的看着,看着这样的海我们的弥生‧作死‧春想到了一个很愉快的事情,起身走向攀在始身上的隼,沙发上的两人注意到春走过来后一起抬头看向他,连一旁本来盯着两人的海也疑惑着看着春,随后春在隼耳边小声的说了些什么,伸手提起对方的下巴,往隼的唇上吻了下去,坐在一旁的始不用说看到着个画面后整个僵住了,在另一边的海马上就站了起来走向他们三人,走到三人身旁后第一件事就是将霜月隼直接扛起不顾对方的挣扎直接走出公众区域。

「春....你到底在干嘛...」看着全部过程的始无奈的将是现转向自家搭档。

「嗯?做个小测试,看这个状况海还是会吃醋的嘛~」

看着自家搭档露出计谋成功的笑容,睦月始真的觉得自己被利用了。

而刚刚春在隼耳边说的是『隼,我做着小测试喔。 』只是隼当下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吻上了,估计隔天春会被魔王大人整惨吧。

-----------------------

「海放开我!!你干嘛!」被扛着的隼不放弃的在挣扎着,但由于力量的关系挣扎逃脱不成功。

文月海面无表情的将对方带到自己的房间,把对方放到床上后用同样的方式吻上霜月隼只不过比弥生春的力道还要大力点到置不小心咬伤了隼的唇,不过一下子就离开对方的唇了,这个时候隼才发现「海?生气了?」

「...我没有。」文月海将霜月隼环抱住,头靠在对方的颈边。

「喔呀~我还是第一次知道原来海也是会吃醋的。」霜月隼伸手回抱着对方

文月海没有出声只是静静的抱着隼,大概十分钟过后海在隼耳边说了句「对不起。」

霜月隼知道文月海是在为弄伤自己而道歉,隼轻摸的对方的头表示自己并不在意,然后一边想着隔天要怎么处理弥生春。


【阳夜】同居三十题 27. 穿错衣服

第一次发文

小学文笔

有点OOC



长月夜和叶月阳接了外地的拍摄工作住上一个晚上,剧组的工作人员帮他们两订了饭店同一间房间,拍摄的时候下了场小雨,夜和阳都被雨淋湿了,到饭店后就是急着去冲澡。

「夜换你了,赶紧去不然就要感冒了!」叶月阳从浴室走出看着正看书的夜满脸无奈的把他的书拿走,看着他从行李箱内随便的拿件衣服就走入浴室,进入浴室后夜才发现他拿的好像不是自己的衣物。

一段时间后夜从浴室走出身上还散着热气「阳!」

叶月阳看着走出浴室的夜满意的点了点头,长月夜现在身上穿着的是叶月阳的白色衬衫,由于夜的身材比阳娇小穿起来就是大一号的衣服,衬衫的下缘完美的挡住了三分之一的大腿。

「阳!我的衣服呢!」长月夜生气的将手上的毛巾砸上看着他的阳,走到行李箱前翻找却找不到自己的衣服,只有换洗的贴身衣物和裤子。

「别在意别在意,我们睡觉吧,这样的夜很可爱喔。」阳将夜打横抱起放到床上后自己也躺了上去,然后伸手抱着夜「好了睡觉吧。」

夜看了看阳的脸,放弃挣扎往阳的怀中窝了进去,没过多久就熟睡了,阳轻摸着对方的头静静的看着对方的睡颜。

「夜,晚安,祝好梦。」说完后阳轻吻夜的额头,闭上眼一起进入梦乡。